砰"的一声关上门,英愣愣地坐回床沿上

教育 admin 浏览

小编:你们稍等!英忽然又叫住他们,把两人让进房间,问道,可不可以告诉我上海哪里最好玩? 回答这个问题对于两个上海本地人来说显然比做英要的那种早餐容易多了,两人你一句我一

 
  "你们稍等!"英忽然又叫住他们,把两人让进房间,问道,"可不可以告诉我上海哪里最好玩?"
  回答这个问题对于两个上海本地人来说显然比做英要的那种早餐容易多了,两人你一句我一句介绍起"淮海路""东方明珠""兰桂坊""徐家汇""新天地酒吧"等等诸如此类地方来。
  英想了想,又问:"有没有那种有地方文化特色的?"
  "乌镇。"厨师说,随即又补充了一句:"有点远,不过刚有朋友去过,听说那里挺特别的。"
  "是吗?很特别吗?"英索性坐到了床上,认真听着。
  厨师又说:"它不像周庄、同里那些地方,人太多了,这里没什么人……"
  英仔细地听着,好像从来没去过那里似的,而脑子里却迅速地记忆起东山书院逢源双桥齐叔默默还有方文等等等等,原来那里的一切一切,早已深深地烙在了英的心灵深处。她的心乱极了,站起身来,把厨师和服务员让到门外。
  "砰"的一声关上门,英愣愣地坐回床沿上。
  乌镇!乌镇!乌镇!
  去?还是不去?这的确是一个问题。
  许久,她长长地发出了令人心悸的一声叹息……
  --爱不能,舍不得,人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于此。再聪明美丽的女人,一旦为情所困,也会变得像铁笼里的一只小兽。
  同样,那些因为爱情而获得了滋润的女人,则有如春之杨柳,夏之清风,秋之皓月,冬之银雪,无时不刻,展现出一番别样的韵致。
  譬如默默。
  这个同样聪明美丽的少女,此刻正全身心地投入到一场看似轰轰烈烈实则润物细无声的爱情运动之中。她如此珍惜这一次的缘分,珍惜她的文,胜过爱她自己。
3.订婚酒
  南方水乡潮湿而明媚的冬天清晨,每当晨光洒在窗帘上,她总是美好地醒来,一跃而起,那么生动地推开窗,站在阳台上,凝视着对岸篮球场上随风轻舞的千纸鹤,那是她在这个冬天爱情的见证,她因为爱情而心花怒放。
  这天早晨,默默起得格外的早。她照例把海棠花捧到阳光下,自己喝下一口水,均匀地喷洒,然后对着湿漉漉的花朵甜甜地微笑,轻语。
  "其实不妨先把你送过去,他会照顾你,不用担心,他是最好的人……"
  然后愉快地下楼,去书院找她的爱人。
  与往常不一样,这一天早晨,却是四个人一起站在了酒坊老板面前,乐呵呵地讨酒喝。
  "哟,今天来喝早酒的人真多啊,喝了酒再去桐乡赶菊花节,好啊。"老板自然眉开眼笑。
  齐叔却故作庄重地哼了一声:"谁喝你的酒酿?我是来找那坛东西的。"
  老板闻声,随即打量了一下齐叔旁边的默默、方文和林劲,看看他们的神情,立刻会心地笑了,赶紧躬身迎请齐叔进去。
  老板进到后院,不一会儿抱着一个泥封的大酒坛出来,敦敦实实地摆到了桌子上。
  齐叔严肃地吐了一口气,挽起袖口,轻轻用手抹去上面厚厚的尘灰,酒坛上露出几个字来:
  "吾儿文欢喜永远父字。"
  其余三人,看着酒坛不知何意。
  老板看看齐叔。
  齐叔放下衣袖,正襟危坐:"来,开封。"
  老板得令,麻利地给酒坛开了封,为众人一一倒上酒,然后识趣地离开,临走时掩住了嘴笑。
  齐叔拿起酒,干咳一声,准备发言。
  默默却先说话了:"齐叔,这是什么酒啊,还写了字?"

当前网址:http://www.esa-a.com/a/jiaoyu/2018/0516/5.html

 
你可能喜欢的: